博士因“社恐”叫救护车,并不是件“搞笑”的事


频道:最新公告 来源:天津家教网 点击:54 日期:2022/11/17
       一条新闻突然上了热搜:29岁博士因“社恐”一个月叫了2次救护车。多重因素导致内心压力爆棚据了解,29岁的小钟(化名)一个月打了两次120叫救护车。一次是上班途中,一次是在家里,小钟突然头晕、心慌、心悸,极度恐惧不敢乱动。小钟对自己的健康非常担心,陆续去了神经内科、中医科、皮肤科、骨科、消化内科,做了很多检查,结果一一排除了相关躯体及大脑器质性问题。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他挂了临床心理科门诊的号。医生通过细心问诊,了解到小钟的病史——小钟来自农村,是家里成绩最好的孩子,一路靠着奖学金读到博士,还去了国外深造,之后回国在深圳找到工作,一直是家人心中的骄傲。可常年苦读养成晚睡的习惯,工作后面临作息改变、新的社交圈以及新的职场压力,小钟自我社交隔离,不参与聚会聚餐、人情应酬,并且坚持低物质消费理念,绝不浪费每一分钱。谈恋爱后,因为三观不一致被分手两次,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小钟陷入抑郁,突然出现惊恐发作。
       医生分析,多年发奋学习,对个体是一种挑战和消耗,而成绩优异为消耗及时提供了补偿,可工作之后这种补偿快乐减少,社会化挑战变得显著,加上女朋友无法接受小钟的低物质欲望消费观,多重因素导致内心压力爆棚,出现惊恐发作其实是长期慢性应激的结果。最终,小钟被诊断为:惊恐障碍(精神科诊断体系(DSM-V)),共病躯体疾病“高血压”。目前,小钟已接受相关治疗6个月,惊恐再也没有发作,状态越来越好。这并不是件“搞笑”的事这则消息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,显然和“社恐”这个梗有关。众所周知,“社恐”本来指的是一个人不善于社交而在公共场合感到尴尬、不适,常被一些年轻人用来描述自身的性格,其中当然本来就含有一定的夸张、玩笑成分。如今,有人“社恐”到了一个月叫2次救护车的地步,这就引起了一部分网友玩梗的兴趣。
        然而,细读这条新闻,其中实在没有多少“搞笑”“好玩”的成分。原来,新闻主人公小钟寒窗苦读成为博士,但在离开校园后不得不面对社会化,再加上女朋友的离开让他遭受挫折,以至于出现惊恐发作。医生的诊断是惊恐障碍(精神科诊断体系),共病躯体疾病“高血压”,这属于脑功能性疾病,又称为急性焦虑发作。也就是说,小钟的“社恐”是名副其实的疾病,需要被严肃和认真地对待,和网友们所说的“社恐”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那些还在社交媒体上拿小钟的故事来“玩梗”的网友,事实上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,既不可取,也不道德。其实近年来,公众对于精神疾病的相关话题一直很关注。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出品的月饼曾经受到很多网友的热捧,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,时下社会不再把精神疾病视作洪水猛兽,也不再将精神疾病的患者视作异类。这当然是个好现象,说明随着时代的进步和发展,公众不仅对精神疾病的讨论越来越脱敏,而且越来越愿意真心诚意地与精神疾病的患者形成共情。只是,对精神疾病的关注也不该走向娱乐化,比如把精神疾病患者的故事当作调侃的对象。就拿小钟的遭遇来说,他的人生经历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。当代社会生活的节奏正在不断加快,不管是辛苦工作的打工人,还是辛苦养娃的二宝妈,我们身边的很多人或多或少都要面对不小的精神压力。
       因此,小钟的“社恐”确实应该得到关注,但绝不是以一笑而过的形式。或许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,他的具体病因是什么,又应该如何去应对。据医生介绍,小钟多年发奋学习,对个体是一种挑战和消耗,虽然成绩优异为消耗及时提供了补偿,可工作之后这种补偿快乐减少,社会化挑战变得显著。这不正是许多优秀的年轻人都要面对的普遍性问题?在离开校园,不再有学习成绩这个较为单一化的评判标准后,我们应该如何在社会生活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?不管是适时调整生活的目标,还是建立良好的情绪排解渠道,抑或是彻底改变生活的方式,医生给小钟的建议,其实也适用于许多屏幕前的年轻人。换言之,多多关心小钟,也是关心我们自己。
------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, 如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们。

编辑者:天津家教网http://www.mwdgw.com)